图片 1

开通至今频频喊亏,打车软件加剧打的难

  羊城晚报2月19日A4版讯18日,广东省交通厅副厅长杨细平上线“民声热线”栏目,谈及近来关注度非常高的打的软件时强调,利用打的软件的加价行为违反规定。

打车软件加剧打的难 扰乱了市场秩序

2013-09-23 09:15出处:大洋网-广州日报 [转载]责编:黄河

演员王传君近日发了条微博“有了打车软件之后,师傅都奔着有小费的去了。这不是个好的开始啊”,引发了不少人的共鸣。日前,广州市民秦先生向本报报料称他在天河打车,在街边等了半小时都没有等到空车,但是用打车软件加价10元后,3分钟就有司机开着空车来载他了。秦先生质疑打车软件加价功能“扰乱了市场秩序”。连日来,记者在广州和上海对打车软件展开了多方采访。

半小时打不到车 一加价就有车

日前,广州市民秦先生报料称,本月11日晚间22时左右,他和朋友在天河体育中心东南门准备打的前往沿江中路消夜,结果苦等半个多小时也不见一辆空的士经过。当时,和他们一样,聚在路边想要搭出租车的乘客还有很多。无奈之下,秦先生和朋友想起了传说中的“手机打的软件”。于是,他们通过软件查询发现,就在他们苦等的士的时候,在他们周围1公里内空的士居然有100多辆!

秦先生起初还不大相信——这边有这么多的乘客,怎么会有这么多的空的士不过来兜客?抱着试试看的心态,秦先生和朋友通过打车软件“加价10元”叫车。结果,没过1分钟,就有一位出租车司机给他们回了电话,又过了仅仅两分钟,这位的哥就将车开到了秦先生他们跟前。原来,据这位的哥表示,他当时就把车停在秦先生他们马路对面的某个角落里。据这位的哥反映,那里有不少和他一样的出租车司机,都把车熄火停靠在路边休息,就等着有乘客“加价叫车”。

这位司机还向秦先生抱怨说:“你们加价10元算是少的啰,很多使用另一款软件约车的乘客都最少加价20元!”最终,秦先生他们乘车很快抵达了目的地,打表车费是21元,加上10元的“加价”,秦先生他们总计支付了31元。

软件揽客 司机额外收入颇丰

搭车途中,秦先生从这位的哥处了解到,通过打车软件接客,出租车司机除了可以从约车乘客处获得金额不等的加价费外,还可以从软件的开发商处获得另外一份奖金。出车的哥光是这两部分的收入,最少的一次能有十几二十元,最高的能达到七八十元——正常的车费收入还不算在内!因此,当下班打的晚高峰过后,不少使用打车软件的出租车司机都不愿意开着空车在马路上扫街兜客,而更愿意将车停在一些常有乘客用打车软件约客的商业旺地附近,一边熄火休息,一边坐等可加价的生意找上门。

对此情况,秦先生非常生气,认为打车软件这种“加价”功能已经在一定程度上扰乱了正常的打车市场,加剧了没有使用软件的市民的“打车困难”或者是逼得让乘客额外多花钱才能打到的士。他希望:“有关部门应该出手管一管这种乱状啦!”

上海的哥:加价低于20元不接

在上海某外企上班的胡先生也有这么一段亲身经历,“那次大概是要打车去三四公里远的一个地方,上车地点和下车地点都是闹市区,我在打车软件上发出了我的信息,第一次选的是不加小费,等了10分钟,没人搭理;后来我重新发了条消息,加5元小费,还是没人搭理;我重新又发了条加价20元的消息,不到3分钟,有司机接单了,可是我那趟车费也就20来元。”

在采访中,上海出租车司机林师傅是这么给记者算这笔账的:一般来说,加价20元以上才对司机有吸引力,这样的话,就相当于放空一个客人去接你这个订单,否则,在高峰期,不抢你这个单,马路上也都有很多客人。在记者搭乘他车子的十来分钟时间里,他的手机就多次收到语音提示,提醒他有订单可抢,他迅速掏出手机看了一下,“才加10元,让别人去抢吧。”

软件公司:每月花400万补贴司机

打车软件“快的打车”的联合创始人、首席运营官赵冬在接受本报记者采访时表示,从“快的打车”在全国的使用情况来看,85%左右的订单是常规订单,不加价的。另一款打车软件“大黄蜂”的联合创始人、市场部负责人邓薇也认为,通常乘客加价打车一般都是在打车高峰时段。

由于打车软件公司的盈利模式还未清晰,再加上政府监管收紧,比如在北京、上海、深圳、武汉等地已经先后叫停打车软件或对这些软件进行“政策指导”,因此国内一些小的打车软件公司开始出现倒闭现象。

在采访中,“快的打车”和“大黄蜂”都承认,公司还没有盈利。据了解,目前打车软件均免费提供给司机和乘客使用,另外,对司机的“奖励”主要包括:司机每周在线一定时间,就可以获得数十元的手机上网流量补贴。另外,每成功接单一次,司机也可以获得一定金额的额外奖励。以某公司为例,每个月光是补贴的哥的支出就达到400万元。

的士公司:从未批准用软件接客

“目前我们还不清楚哪些司机安装、使用了你们所说的‘打车应用软件’,但可以肯定的是,即使他们安装使用了这类软件,也完全是他们的士司机的个人行为,与我们出租车公司毫无关系!”当记者就有多少出租车司机安装使用“打车应用软件”的话题,向白云集团、广骏集团和广州交通集团这三家全市最大的出租车公司进行求证时,三大公司负责人无一例外地给记者作出了类似回复。

三大出租车公司负责人告诉记者,目前,这三大出租车公司都拥有自己的预约用车服务热线电话,也就是俗称的“电召的士”服务。经由电召服务热线电话,或者交委96900系统派出去承担预约用车服务的的士,每一辆车都要经过他们公司调度中心平台的统一调度指挥。“使用打车软件的的士司机纯属个人行为,他们接单之后是否能按承诺前往指定地点营运载客,我们公司根本没办法监控。”

交管部门:私下议价难取证

对于秦先生反映的情况,广州市交委有关负责人表示,目前广州的出租车管理条例明确规定,出租车司机不得在里程运费之外向乘客加价收取任何费用,因此,即使是乘客电召的士上门服务,出租车司机也是不能收取任何服务费的。在这种情况下,智能手机打车软件业不能例外。

市交委综合执法部门负责人则表示,打车应用软件所提及的乘客加价预约的士服务,很容易与非法营运出租车常见的“议价”行为混淆,造成出租车行业混乱,也给他们正常的执法检查造成一定的冲击。事实上,约车乘客与应召的哥之间通过打车软件的“加价”收费行为很难取证。“如果乘客在约车时同意加价,搭车到达目的地后又不支付这部分加价费用,从《出租车行业管理条例》有关车费规定的角度来说,应该也是可以的。”

该负责人表示,在没有乘客举报的情况下,他们很难对使用打车软件载客的出租车司机进行处罚,而最多只能在司乘双方发生纠纷的情况下,对遭遇乘客投诉的出租车司机进行教育。

图片 1

打的软件扰乱秩序

2013年9月27日。广深沿江高速,几名乘客在拍摄深圳西乡段的风景。

  过去,市民打的大多是街边招手即停,但随着号称“打的神器”的打的软件出现,市民的打车习惯渐渐发生了改变,不仅可以通过手机实时知道身边有哪些空车,还可以预约叫车,而软件公司为了推广软件,还推出移动支付补贴车费5—10元的打车优惠。最近,“嘀嘀”、“快的”
两大打车软件竞相推出优惠“贴身”肉搏,更是引起高度关注。
  据介绍,“民声热线”记者调查了广州20多名出租车司机,只有一名司机用过打车软件。有司机表示,曾用过此类软件,但之后退出,“不好用,对乘客不公平,也有可能引发造假。”
  不少受访市民也表示,没用过打车软件。有市民认为,打的软件的加价功能,容易产生“谁有钱就可以优先坐出租车”,还有市民提出,如果电召服务做到家,就根本用不着打车软件。
  现场嘉宾、华南理工大学教授周云认为,对打的软件不能简单地肯定或否定,它们确实为乘客提供了方便,但也扰乱了秩序。上海出台了一些政策,不一定很合理,但至少已经做了。所以广东的交通部门也应该关注一下,不应该迟迟不动。

刚刚开通不久即喊巨亏的广深沿江高速或可调价。昨日,省交通厅做客“广东民声热线”(020-36235999)透露,针对近年来高速公路造价大幅提升的情况,将以广深沿江高速为试点,对2013-2017年期间新建的高速公路项目研究制定科学合理的方案,调整收费标准。

的士仍是公共服务

收费方案将广泛听取意见

  对此,杨细平表示,出租车运营模式确实需要转型,现在是招手即停,先到先上。将来打的应该是以预约为主,比如手机、网上预约、电召预约等。像手机打的软件这种模式,跟现有的出租车法规不符,也还没有纳入政府监管,这样做的话,整个行业的服务质量和市场秩序没办法保障。
  杨细平指出,羊城晚报曾报道过一个典型的例子,一位抱着小孩的老人等了半个小时都等不到一辆出租车,一个年轻人用这个软件就召到了。另外,出租车虽然是公共交通的补充,但也是公共服务,就像教育一样,不是说家里有钱就能理所当然地进到某个学校的。而且,司机不停地刷屏幕,也严重影响了交通安全。
  对于打车软件可以通过加5或10元小费优先的功能,杨细平表示,按规定出租车是不允许议价的。他说,其实还有一种方式,“例如伦敦的定制出租车模式就是一种参考,车的档次可以很高,根据乘客支付的价钱及服务来量身定作。”

广深沿江高速深圳段开通后,深圳至广州距离比走广深高速缩短1/3,收费也大大降低。但今年春运开始以来,却生意冷清。广深沿江高速公路有限公司甚至提出无法承担巨额亏损,要在农历年初八起全线封闭。

按照规定,目前广东省内高速公路均统一按照四车道0 .45元/公里、六车道以上0
.6元/公里的标准执行收费,这一标准有无提价的可能?省交通厅副厅长杨细平表示,广深沿江高速存在路网逐渐完善的过程,随着两边城市路旁的配套,车主更加便捷,广深沿江的效益会上来。按照预测,广深沿江将分流广深高速大约1/3的车流量。

“不仅仅针对这个项目,省政府专门研究了2013年后未来几年大量通车的项目,因为造价大幅提升,有的路段的流量也很小,这种情况下收费怎么定?我们正在和物价局研究方案。”

“收费标准是可以调整的,涉及技术等级、物价指数、投资总额、合理的回报、交通量等因素。”省交通厅收费管理处处长李斌表示,2013-2017年新建的项目与上世纪90年代相比,工程造价增加了3到4倍,征地费用、建筑材料、人工都在不断增长,如何合理科学确定收费标准,接下来会广泛听取相关意见。

“未来打车将以预约为主”

近来出现的“嘟嘟”和“快的”等打车软件,某种程度上改变了市民打车的习惯,也出现了“加价叫车”等现象。对此,省交通主管部门如何看待?杨细平表示,出租车运行模式确实需要转型,现在是招手即停、先到先上,将来打出租车应该是以预约为主,手机、网上预约、电召进行预约,同时在商场、停车场等人流密集的地方定点打车。打车软件现在还没有纳入政府的监管,杨细平认为,出租车属于公共服务,按规定是不允许议价的,会在一定程度上扰乱市场秩序。可以参考伦敦的定制出租车模式,议价也好、预约也好,根据价钱来量身定做。不一定有顶灯,车的档次也可以很高,一般称为“约租车”。

析因

广深沿江高速车流量少,点解?

广深沿江高速开通后,车流量小,遭冷遇的原因是什么?近日,广深沿江高速官方微博指,标识牌不清的背后,是商业竞争对手从中作梗。然而南都记者实地走访发现,问题并非这么简单。

广深沿江高速车流量低于预期引发关注。

据沿江高速公司统计,广州、东莞段,日均车流仅约4
.6万车次,还不到广深高速的零头。作为定位广深第二通道的沿江高速为何没发挥分流疏导重要作用?

据南都记者走访调查,标识不明显、车主找不到路等多种因素的综合影响,导致沿江高速遇冷。

1 手机免费导航程序信息更新滞后

2月16日下午,南都记者驾车体验调查。但多款手机导航应用最新版本软件均未能搜到沿江高速的导航信息。尽管沿江高速官方微博显示,高德地图等较大的电子导航制作公司已将沿江高速标注上去了。但因为南都记者使用的是免费导航软件,所以信息更新慢。缺乏导航指引,很多司机宁愿走熟路也不走新路,不愿意去冒险。

2 地理位置偏、客流培育需时间

据南都记者体验,虽然从距离上而言,沿江高速比广深高速少走2/3的路程,但无论从广州上高速,还是从深圳上高速,都要绕行一段距离。

沿江高速途经三市,位置偏僻,东莞段和广州段,路边能看到农田、垃圾场等,位置不算很好。而且沿江高速与各市的道路接驳还需要完善。

3 导向牌确实指示不清

广深沿江高速官方微博曾指,标识不清的背后,是商业竞争对手从中作梗。但据南都记者了解,标识不清牵涉到多条线路和非常广阔的市政道路和高速公路区域,并不仅仅局限于某条竞争道路。

据悉,有关主管部门包括省交通主管单位曾经为解决沿江高速的车流量不大的问题,召集了广深珠公司、沿江高速公司的相关领导进行过协调和沟通。

有专业人士称,一般而言,高速路前三年为亏损期,沿江高速要追上广深高速还需要时间。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